碎曦_今天安特库回来了吗

脑洞比宇宙大,填坑比登天难

[康纳x你]底特律: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③

追逐战是真的hin帅了,帅到合不拢腿[x]
然而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那些菜有没有事,我,吃货本吃了→_→看了一下应该影响不大,但是在花田啊麦地里头跑来跑去应该多少还是有损伤,圆不回来的话我就…就直白地表示我是私设吧[x]
公司的相关内容都是我瞎掰的,大家就当做是这么一回事吧,谢谢mua~

5.
等你好不容易离开底特律警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好在公司考虑到你需要倒时差(而且在起飞前还加班了两天两夜)的情况,将交接的时间定在了下午。
再重复一遍,下午。
不会吧?你拿着平板,反复确认交接时间,最终不得不承认,真的是下午,14:30。
恶魔妈妈买面膜,分公司福利这么好的吗?前一位经理已经离职几天了还可以下午再接班哒?
诶,对哦,你面前走过一个额角亮着圈圈的仿生人,这边是底特律来着,仿生人简直无处不在吧,能暂代职务处理文件还是没问题的,还能顺便卖个人情,真是好算计。
这可好了,你将平板塞回包里,伸了个懒腰,那就先回住处睡几个小时,中午吃完饭正好去报道,你真是个聪明的小仙女(๑•̀ㅂ•́)و✧
于是,你按照虚拟地图的指引一路来到自己的住处。
可以,这很资本主义。
你抬着头,对着面前的双层小洋楼咽了口唾沫。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啊,整啥双层小洋房啊,还一股子欧式古典风格,别吧,这不是恐怖rpg必备元素之一洋馆吗!?虽说是个小面积的双层别墅,但是也是别墅啊!还双层!会不会有什么密室啊地下室之类的…
…不对,李邦媛,冷静,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你,李邦媛,可是社会主义红旗下茁壮成长的小树苗,是不会被资本主义的奢靡生活诱惑,也不会被封建迷信打倒的!
但是…你怕黑啊这可咋办啊QAQ两层楼到处开着灯这个电费不得像瀑布似的流啊,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啊QAQQQ
走进房子里,再三确定一楼没有卧室、你必须睡在二楼之后你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种强烈的感觉——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以后你可以申请在公司加班吗,这个书房卧室都在二楼的房子已经要把你安排上了啊!虽说可以上楼之后再关灯,但是!但是这个二楼是整个一楼的一半面积,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二楼能看到一楼啊!黑灯瞎火的不得吓死人吗!?
…算了,你自暴(抱)自弃(泣),走一步看一步呗,要是还能顺手治好恐黑症[x]还是自己赚了呢…大概_(:з」∠)_

6.
你在手机发出的新闻联播片头曲中醒来,醒来时窗外…一片黑暗。
???你十脸懵逼,不对啊,我记得我闹钟是定的中午十二点不是晚上十二点啊!?
你拿起手机…行吧,中午12:01分,大雨。
可以,这很大雨,大到你都以为自己睡了18个小时。出发前就听说底特律三大特产是失业、仿生人和下雨,没想到你刚刚抵达不到12小时三大特产就已经“收获”了两个,真是非常有资本主义特色的欢迎方式呢,呵、呵呵[尬笑.jpg]
你,李邦媛,在落地镜前换好了一身正装,虽说美国这边并不要求一定要正装上班,但是交接嘛,严谨一点总没错的。
你出门之后,在去公司的路上随便进了一家餐馆,面无表情地看着仿生人服务员给你点单、给你上菜、给你…啊不是,是向你收款。
你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被颠覆…底特律的人工智能这么不值钱的吗,在你大天/朝别说端着热到烫手的菜了,拎点大白菜啥的都怕重了损伤机体好吗!从小自己拎菜、自己洗菜、自己端盘子的你感觉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买个仿生人_(:з」∠)_
下午,你在公司人类上司先生及你的仿生人秘书小姐的见证下完成交接,正式成为了这家跨国生鲜花卉产品进出口公司底特律分公司的经理。
听起来了牛掰了不就是卖花儿卖水果蔬菜和肉类的吗→_→你在心里逼逼,表面上严肃正经。
“好了,那么Ava,就让Zoe带你先去熟悉一下我们分公司吧。”上司先生笑道。
Zoe是仿生人秘书小姐的名字,你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然后在Zoe的带领下从办公大楼的主建筑一路熟(溜)悉(达)到了培育新鲜瓜果蔬菜的地方,此时雨已经听了,阳光一点点洒落。
“由于城市规划,所以我们很多的培育实验都是在室内或是楼顶进行,由仿生人进行实时监控。”
你点点头,仿生人不用睡觉,确实是适合这种记录数据的工作,但是就这么无休止的工作未免也太不人道了吧!?
噫…等一下…你以你双眼5.2的视力担保,你看到了两个高速移动的似乎想要上演“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的小黑点,于是你抬起手指向那一片麦地:“那是什么?我们的工作人员?”
“您说什么…哦,上帝啊,那是两个仿生人…”Zoe顺着你指的方向看过去,随后额头的圈闪烁着变成黄色,之后又迅速变回蓝色,“已经通知安保人员过去了,请放心,Ava小姐。”
“谢谢。”你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示意她继续介绍。
你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然而…
卧槽你们两个,破坏过一次无辜的花草树木粮食作物已经够了吧,还敢来第二次!?仿生人不要吃饭了不起啊!!?
“Zoe~”你,李邦媛,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笑得阳光明媚寒风刺骨,“请让安保人员抓住他们。”
“好的,已经传达您的指令。”秘书小姐回以微笑。

于是在你通过[划重点]正常的[划重点]通道来到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地点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完全不眼熟的中年男人和一个有点眼熟的仿生人。
是他,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啊呸,就是他,那个嘲笑你身高的半蹲仿生人!
“可以请两位告诉我,你们闯入本公司实验场地破坏我们工作成果的理由吗?”你问道。
“当然,李小姐,”在中年人说话前,仿生人率先回答了问题,“我是底特律警局的仿生人RK800,刚才我正在追捕犯人。”
“好的,追捕犯人,”你咬牙切齿,“那么请问,犯人呢?”
中年男子露出一丝不自在的表情,而仿生人回答:“在我拉住副队长以防他坠楼的时候跑掉了。”
中年男子给了他后背一下,而你…想掏出40米大刀让他先跑39米。合着丫围着我们公司踩着多少人和仿生人的心血转了一圈就neng了个和名侦探○楠之迷宫的○字路口一样随性的追逐战吗?还给跑了?
冷静,李邦媛,拿出你的气度来。
你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灿烂的、柔和的微(假)笑:“那么,贵局追捕过程中造成的经济损失我会让会计统计之后将账单寄往底特律警局。就到这里吧,二位可以离开了。”
“如果您不想笑可以不笑,李小姐。”RK800先生补刀。
“闭嘴!”被叫做副队长的男人喊道。
“Got it.”RK800秒回,“副队长,这个账单很可能由你来承担…”
“我说闭嘴!!!”
“Got it.”
下楼的时候,出生4个月的RK800宝宝突然放映起了你刚才的微(假)笑和在警局时的假笑,对比之后发现你今天笑得比较自然…
嗯…他分析这个做什么?
LED变成黄色,转瞬即逝又恢复为平静的蓝色。
软体不稳定︿

[康纳x你]底特律: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②

3.
纽约飞底特律时间并不算久,换句话说,你再次落地的时候天还没亮。
你看了一眼大厅玻璃上明显的水流痕迹,从随身的斜挎包里取出了晴雨伞,米白的伞面上绘制着红梅,边缘缀着米白色的蕾丝花边,这是你家位于食物链最顶端的母亲大人给你挑选的伞。
你撑着伞,拖着30寸的行李箱走出机场。
然后你一句“mmp”就脱口而出。
你才走出机场不到20米,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拿刀抵着脖子。
“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想,只想离开这里,你不要乱动,等我、等我可以离开了,我就放你走,我真的不想伤害你!”
身后的人声音颤抖,抵在你脖子上的刀很用力,却只带来了压迫感并无皮肤被割开的痛感,想来要么是刀背要么是没开刃的刀。
“好,我不动,请不要伤害我。”你放开手里的伞,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减轻压迫带来的缺氧感和想要咳嗽的感觉。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似乎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他向你道歉稍稍放松,却在瞥到逼近的红蓝光的时候又猛地绷紧,“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就杀了她!反正我也活不了,再死一个人类你们也别想好过!”
死一个人类?你懵了一下,然后余光努力朝后方瞄过去,一个时红时黄的圈圈…哦豁,被仿生人劫持了。
你翻了个白眼,资本主义的人工智能真是厉害了,还会劫持绑架的,还是社会主义好,仿生人最多就是上街买个菜辅导孩子功课,连菜市场杀猪都是人负责多肉仿生人负责称,还得戴手套套防尘服。
“不要轻举妄动,”面前的警察拿枪对着你身后的仿生人,“仿生人是被禁止伤害人类的,你放开她跟我们走还有活路!”
“不!我宁愿被关机、被拆成碎片,我也不要再回去受他虐待!我不会伤害她,请不要过来,我只想…只想离开这里!”
“…那个,sir,”你掰了一下仿生人的手臂喘了口气,“你们可以稍微退后一点吗,我想他确实不想伤害我,毕竟在你们来之前我还可以正常呼吸,但现在我不能。”
然而很明显对面的警察并不觉得这是你发自内心的想法,甚至觉得你是被胁迫的。行李箱、亚洲面孔,还有一点点的口音,想来并不是原住民,并不了解仿生人和异常仿生人的事件,很有可能被欺骗利用。
于是仿生人稍微松开了一点,对面的警察却逼得更紧了。
“不用害怕,女士,您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处理异常仿生人保护人民是我们的责任。”然后他有和身后的仿生人对峙起来。
你一句国骂已经挂在嘴边了,卧槽了会不会看形式啊,顺着他让他进了机场上了飞机让飞机在空中转一圈返回守舱门抓人不好吗!?非要立刻抓!你们这么能怎么不在他到机场之前就给他五花大绑扔监狱啊!?
双方在你走神的时候宣布交涉失败,身后的仿生人在警察的怒骂中推搡着你往机场里进去,然后猝不及防间,有比雨水还冰凉的黏糊的液体溅上你的脸颊,脖子上的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你回头看过去,原本挟持你的仿生人倒在地上,头部渗出蓝色的液体,喃喃着“我不回去”“再也不想回去”,然后胸口又绽开血花,额角的灯闪烁几下,最终灰暗下去。
你抬手蹭了一下脸颊,掌心中是蓝色的液体。

4.
底特律警方的第一反应是要你去警局做个笔录,而你的第一反应是…
拖着箱子捡伞。
开玩笑,这伞可是母上大人上个月给你买的,这要是丢了坏了还得了,少说要被教训两个小时的好伐。
等到底特律警方收拾好了“凶杀现场”,天也亮了,你也被带到了警车上往警局带,很好,这样幺幺久妖妖灵幺二零你就只差幺二零没坐过了呢,至于幺幺久?高考考场被台风大水淹没了解一哈。
有生之年第一次进局子,你做的第一件事是,在警察局里充足的暖气影响下打了个喷嚏。
嗯,是着凉了,之前的空姐也说你着凉了,刚刚还淋雨,衣服还没干又要吹冷气。这什么天啊又不热为啥要开冷气!要通风除湿你倒是开换气模式啊开啥冷气!浪费资源!
“哈秋!”你又打了个喷嚏,从包里掏出纸巾捂着鼻子,然后你就发现身后多出一片阴影,刚刚被挟持过的你迅速转身然后就…
被一块咖啡色毛绒毯子劈头盖脸包住了。
真·劈·头·盖·脸。
“对不起,女士,我没预测到您会突然转身。”
你把毯子扯下来,直视面前比你高了快两个头的人,和他头顶的圈圈。
他蹲下来回视你的眼睛,目光清澈中带着一丝迷茫,似乎并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歉意。
然而很明显你并没有接收到这个信号,因为…
QAQ麻麻!!!他们资本主义不能好啦!!!歧视我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身高!比我高就算了还故意蹲下来平视我!!!
“?”led变成黄色,随后又变回蓝色,“你好,李小姐,我是模控生命生产的仿生人,型号RK800,我叫康纳,毯子的事情我很抱歉,虽然主要原因是您突然转身。”
“…你好,谢谢,”你挤出一个假笑,假装没听到最后半句,“但是你离得太近了麻烦退后一点。”
“好的,李小姐。”康纳乖巧退后。
你感觉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这(仿生)人说话做事贼鸡儿气人,但是本着良心来说又找不到把骂人的话脱口而出的突破点真是…
憋屈_(:з」∠)_
恰好这时候一位警员说准备好了要带你去做笔录,你答应之后反手熟练地把毯子对折成两块平板的大小塞回康纳手里,给他一个眼神。
康纳额角的圈圈又变黄了一瞬。他不是很能理解你的眼神,笑意中似乎另有深意,让四个月大的宝宝感到疑惑。
如果康纳知道社会主义伟大发明之一——表情包的话,那么他就会理解了。
你当时的眼神就是——关爱(人工)智障的眼神.jpg

————————
更新啦!!!
终于把康纳酱从生产线接出来了[bushi],谈崩专家出场前先出场一波诺贝尔谈崩奖获得者
关于进局子做笔录是我瞎编的,毕竟我没有进过局子也没有做过笔录,但是上次学校发生了点事情学姐们做笔录的时候似乎是在学校做的嗯,这里进局子是为了邂逅男主角!请勿较真!
爱你们哟,么么扎(<ヽω・)☆~Kira!

[康纳x你]底特律: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

思修课疯魔衍生产物
本人云玩家,谢绝考据,时间线剧情线成迷
这是一个共产主义接班人在惨无(仿生)人道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挥舞着人文主义与社会主义旗帜的故事[。]

说开坑就开坑,不带犹豫的√
说不填坑就不填坑,不带偷棺材板的!
和人说好今天更新,奈何打游戏打high了…先发一丢丢,康纳酱出场还有点遥远
模控生命:你才生产人工智障!
——————

0.
你叫李邦媛,据父母所言你的名字取自诗经中的“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你的名字不光表面上好听,实际上的寓意也很好,就是翻译成白话文有那么一点点奇怪。
邦,国也;媛,美也。
换句话说,你叫李国美,仿佛是国O电器代言人。但是你本人觉得完全没问题,国美怎么了,这名字很ok啊,我泱泱中华哪里不美了?是高铁飞得太慢还是八大菜系不够好吃还是熊猫不够可爱?你李国美…啊不是,李邦媛,今天就要让歪果仁见识见识大中华之美!

1.
你,李邦媛,刚刚过完自己的22岁生日,现在正在机场,准备迎来自己的第二个22岁生日。
登机前,你在红旗下度过了生日,落地之后,再过一个小时又是生日了,但是你并不开心。
因为你还得转一趟机。
“Ava?Ava你在听吗?”
你被戳了一下,眨眨眼回神看着纽约分公司派来和你交接的助理。你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然后继续走神。要知道,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还要红眼航班飞到另一个地方可是在挑战你身为普通的成年女性的身心的。
所以说,邦媛两个字难道这么难读吗,为什么一定要叫Ava,你都没反应过来她是在叫你来着。
“总之,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啦…”小助理把平板塞到你的背包里,“底特律是一个很…奇特的城市,那里到处都是仿生人而且一点都不太平,你在那边要小心一点,不过据说仿生人还是很好用的,打扫卫生什么的特别有用来着,我也想要一个…”
你听着助理絮絮叨叨,回忆起了高三月假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在自家墙角与桌子腿之间旋转跳跃闭着眼的、套着大牡丹花伴小碎花、灯管给挖了个洞用蕾丝遮掩、坏掉之后被放在古董花瓶旁边的格子里躺尸的人工智障扫地机器人,开始思考现在推掉去底特律的工作的成功率是多少。
药丸哦,你们资本主义人都这么腐朽的吗?居然还真用来搞卫生在我们那它们都是用来卖萌犯蠢逗笑的好吗,根本舍不得用来搞卫生!都是我们这些社会主义接班人在亲手构建美好生活!
你最终在一脸卧槽中登上了飞往底特律的航班,然后就迎接了第一波来自资本主义社会的高能,没有预警的那种。
“李邦媛小姐,您好,我检测到您有着凉的迹象,建议您打开抽屉将里面的毯子盖在身上。”
女声稳重而温柔,“李邦媛”三个字发音可以说是字正腔圆,简直是一甲水平的普通话,你抬头,看到了一位金发碧眼笑容和蔼的空姐…
和她右太阳穴位置的蓝色圈圈。
excuse 咪???这是什么鬼??卧槽还变黄了!好像还会转!!?
你十脸懵逼,面前的空姐露出疑惑的表情,随即解释:“您好,我是模控生命公司生产的仿生人,这个led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类能够了解我的情绪。”
“啊?哦…但是这和你无关吧,”你冷漠地点头,戴上了耳机,“你可以继续你的工作了小姐,晚安。”
“好吧,Good night,李小姐。”
对方声音平稳毫无情绪波动,然后踩着高跟鞋走了。
而你,稳如老狗。
内心则慌得一批。
妈妈!!!这边的人工智障好像和我们那边的人工智障不一样啊!我在家的时候一到降温我们家元宝不光会给加被子拿保温杯还会叫我穿秋裤啊!怎么这个人工智障我说啥就是啥这么听话啊!难道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吗!!?
这一天,你,李邦媛小姐,回忆起了被家里的人工智能追着穿秋裤的恐惧。

码一个脑洞

原创一个女主,女主是坚定的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从小生长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大旗下,是优秀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然后女主出国工作,调度到了底特律…
话说这种脑洞真的会有人想看吗_(:з」∠)_
以及想嫖一波康纳酱来着…

请问这位是咱们杰医派过去ky的还是自我觉醒过去ky的,太招黑了真的,要是派过去的我就小声点骂,如果是自我觉醒那我就大声骂了눈_눈

今天,我艾里奥斯之[荧]光[灯]也要照亮这片大陆!

审神者是神官怎么办②

接上文…话说数千年没更新的还有人知道上文吗_(:з」∠)_
最近真的是小说也没写lof也没更,每天就是上课赶作业打游戏,四级卷子一题没动,我怎么这么咸_(:з」∠)_
——————————
审神者开始在本丸走动了。
字面上的走动。
他就是单纯的每天定时在三餐过后的时间来本丸走一圈,有时候身上还带着为散尽的血腥味,让一众刀剑非常不安。
这人到底是干啥的啊身上咋这么重的血腥味啊这人咋不说话啊。
而粟田口家的刀们又有另一种感官——这个人…长得是真的很想大哥一期一振啊_(:з」∠)_
水蓝色的头发,笔挺的身姿,优雅的动作…就是眼神没这么冷漠…
有刃按捺不住,在某次Arme例行散步的时候询问他的名字,没有被科普真名的重要性的Arme直接报出了“艾因蔡斯·以赛玛利”这个属于三位女神造物的名字,然后看着面前名为鹤丸国永的刀狞笑着说了一串“愚蠢”“大意”之类的话,然后…
什么都没发生。
如果艾尔女神的造物,能够轻易地被并不能称作“神”的付丧神神隐的话,别说完成女神的使命了,估计女神都不会是女神,毕竟力量等级不够不得称神嘛。
“你到底想做什么。”Arme皱着眉,不是很懂这个首先低眉顺眼然后表情狰狞最后一脸错愕的付丧神。
“你…你说出的难道不是真名吗!为什么你没有被神隐!!!”
神隐?那是什么,没听说过,但是…
“吾名艾因蔡斯·以赛玛利,这是女神赐予的神圣的名字,岂能容你质疑!”
灵摆粉碎,介入模式开启,冰蓝的绘着繁复细腻的纹样的光剑投影在手中,一剑挥出——
鹤丸国永,重伤。
要不是一血保护的话,估计已经碎刀了。
正准备挥出第二剑的Arme脑子里突然响起了某不靠谱型艾因的声音——
那行呗,留着呗先,反正想什么时候净化再什么时候净化,算算时间也快到前往艾丽西昂的时候了。
“这次就先算了,”Arme手中的光剑粉碎,灵摆回到手中,“我不管你、你们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只要是阻碍我完成使命的,我会通通清除掉。”
“用那只狐狸的话说,是净化——”Arme身侧,一道蓝色的由奇异文字绘出的门展开。
“物理的那种。”
他踏入门内,从本丸消失。
重伤得不能动弹的鹤丸国永倒在地上,半晌说出一句——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他们真的能够讨到好处吗?一刀将满练度还配戴着金色刀装的他重伤,这位审神者绝对不是人类,这个战斗力早就超出了人类的范畴了吧!?

艾因蔡斯·粟田口·一期一振·很多弟弟·以赛玛利ˉ﹃ˉ
这一套一级棒我给满分,混搭一下加个白龙脸就是一个一期一振了,可惜没有佩刀…也许弄个搜查队礼仪剑???
我永远喜欢艾因,永远喜欢一期一振!

关于els所有角色第一印象

艾索德:姐姐!!!
爱莎:魔力!!!
蕾娜:我很年轻!!!
雷文:塞莉斯!!!
伊芙:纳斯德!!!
澄:爸爸!!!
艾拉:哥哥!!!
艾丽希斯:骑士团!!!
艾迪:妈妈!!!
露:力量!!!王位!!!
希尔:露!!!
萝丝:皇女!!!
艾因:女神!!!艾索德!!!

这个游戏吃枣药丸😒

思归不思明①

不是少侠的云梦小姐姐x方思明,设定问题走这里

——————————————————————

“既如此,我这就去配药,”来去祖师听了两句话便有了决断,“晗兮你就留在这里,知道吗?”

“是,祖师。”一道娇娇软软的童音响起,声音的主人是时年五岁的穆晗兮。

五岁的孩童本该最是活泼好动,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可穆晗兮却沉稳安静,一双黑得仿佛深潭死水,一身扎着蝴蝶结的白蓝衣裙手中提着一盏小小的蝴蝶提灯,却完全看不出“可爱”的样子,反而更像是一个成年人被套上了稚童的衣服。

小女孩就提着灯盏,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漆黑的眸子盯着不远处传来妇女撕心裂肺的惨叫的房子,却又好像没有看着任何东西。

来去祖师回得很快,在药效的保驾护航下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于此。

却没能受到任何人的祝福。

“这不是我儿子,我老吴没有这种怪胎儿子!”

这家的男主人与稳婆争执着,一手抱着襁褓一手已经掐在了男婴的脖子上。

眼见他要掐死男婴,来去祖师直接挥动手中灯盏将他撂倒,一手轻柔地揽住了温软的襁褓。那人摔在地上,惊慌间抬头便对上了站在来去祖师身边的晗兮的眼睛。

她死寂的双眼里泛起波澜却看不出情绪,深井般黑暗却清澈的眼睛空洞无神,被盯住的感觉就像是要被拉进深渊,吴姓男人背后渗出冷汗。

怪胎,她很久没听过这个词了。晗兮想着,盯着眼前狼狈的男人,身边却仿佛出现了一群男男女女,对着被捆着扔在深坑里的她指指点点。

“晗兮,我们走吧。”来去祖师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出了院子。

“祖师,他...?”晗兮抬起头,问道。

“天阉。”来去祖师回答,将这个捡来的小弟子抱上马离开。

晗兮并不说话,直至到了码头才闷闷地开口:“古籍说过,若是近亲生子,孩子便易天生有疾,他们本就是堂兄妹,如今这般,如何...”

如何能说那孩子是个怪胎,明明他才是受害者。

来去祖师叹了口气,拍拍怀里的小弟子,没再多说什么。小姑娘亦曾深受“怪胎”二字折磨,若非她那日经过那村落,怕是早已成了黄土下一具尸体,如今再遇到这种事,怎么会不感同身受。

来去祖师带着晗兮上了船,晗兮趴在船舷上,看着后面越来越小的镇子一动不动,瘦弱的手死死攥着,也不知是想起了过去还是在想那个刚一出生便注定了被人嫌恶的孩子。

 

一年后。

一场天灾逼死了无数人,活着的人们或在灾难中守着底线挣扎求生,或抛弃道德天理的束缚不择手段地以死易生。

易子而食,这是他们所谓的对稚子的“仁慈”。正式拜入了云梦内门的晗兮跟着祖师再一次来到这里,见到的景象却远比当年那个指着亲子说怪胎、甚至要掐死他的画面让人恶心。每每看到街上院里有灾民生活煮肉,晗兮便忍不住地干呕。

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为了活下去,你们真的如此地不择手段吗?晗兮死死地捂着嘴,漆黑的眼眸里涌出雾气,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瘦小羸弱却宁愿挨着棍棒抽打也要挡在她面前的女人。

“求求您啊,带走这个孩子吧——”转角处传来一阵似乎有些熟悉的叫喊声,晗兮转头看去,随后扯了扯祖师的衣袖,一手指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是那吴姓一家。

他们要卖掉这个天阉的小儿子,换取多活一天的希望。或者说,口粮。

这个孩子因着父母造成的天生缺陷被厌恶虐待,时隔一年却丝毫看不出一岁孩子的憨态可掬,反而面黄肌瘦瘦弱得像是将将六七个月大,显然他的父母从未对他上心。

来去祖师脾气爽利,与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争执起来,晗兮便接过被祖师递过来的襁褓,小心翼翼地抱着,用依然瘦小的手臂揽住这个不幸的孩子。他看起来精神很差,一双像极了异域人的金色眸子却很清明,带着稚子的天真无邪,像一束阳光一样温暖,却对他可能迎来的黑暗命运一无所知。

“要是你能过得幸福就好了,”晗兮坐在地上,将襁褓放在层叠的衣裙上,腾出一只手擦去孩子娇嫩皮肤上的灰尘,“不,你一定要幸福。”

她语气笃定,向来没什么情绪的脸上浮现出委屈难过的神色,眼里蕴着的水雾随着她低头的动作凝结滴落,被孩子好奇抬起的手抹去。

“这个孩子,我带走了,从此之后与你们,”身边一片阴影投下,晗兮突然颤栗起来,“再无瓜葛。”

之后,他便小心地抱起襁褓,翩然离去。

“晗兮?晗兮?”来去祖师喊了几声,却不见小弟子有何反应,“怎么了晗兮?”

“师父、那个人...”晗兮话语间带着颤抖。

“你说竹先生?别担心,他会照顾好吴...方思明的。”

“但是...他、他、”晗兮脸色惨白,拉住祖师要拉她起来的手臂,“他不对劲,那些气...很可怕。”

晗兮今年六岁,记事虽早却没过上几天正常日子,找不出什么词汇来形容那位“竹先生”身边诡异的让人惧怕的气。

来去祖师知晓这位被自己救出的小弟子的奇异之处,一年下来她的说法也从未出错过,只是那竹先生看着着实不像坏人...

“这样,我先让你青荷姐姐送你回去,方思明的事情便由我来处理,你不要多想。”

她命青荷带着晗兮回去不仅是为了不让她再糟噩梦困扰,亦是为了让她远离成为这些灾民口粮的可能。她若去查探,免不了要放她独自一人,她虽是云梦弟子,但年龄小武功弱,万一被这些人围住绝对难以全身而退,还是将她送走为好。

来去祖师看着载着云梦弟子的船舶远去,转身便飞向了竹先生的住处,再行查探。

 

数年后。

“唉。”

“师父何故叹气?”穆晗兮捧着茶盏,将泡好的雨前龙井搁在她桌前。晗兮拜入云梦之时,因着出类拔萃的引梦天赋和武学悟性,破格被来去祖师收为了亲传弟子,如今辈分比大多数人高出一截,她不乐意受门中姐姐们带着善意调笑的礼,便躲到了观梦居侍候师父,亦图个清静。

“没什么,不过是想起一些陈年旧事罢了。”来去祖师摇摇头,端起面前茶盏。

“能让师父如此挂心,想来是些重要的旧事了。”晗兮眉眼带笑,只那双眸子仍不见波澜。

“是啊,当年那件事...”话未说完,师徒二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不久,一道娇软女声传来,打破了观梦居的宁静。

“弟子方归遥,拜见来去祖师。”

女子容颜姣好,身段婀娜,只那双黑眸让晗兮觉得违和,直到她看见这人身旁深蓝中溢出的一丝金色的气,她愣在当场。

来去祖师也是久久未说话,半晌才回了方归遥的见礼,又道:“这是我徒儿,你的师姐穆晗兮,此间弟子们都忙着准备云台医会,便由你晗兮师姐带你去门中转转吧。”

被师父点了名,晗兮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声,抬头便看见来去祖师微低着头晦暗不明的神色,料想自己的猜测恐怕是没错的。

晗兮和师父道别,挂着微笑走向方归遥,对方娇媚一笑,道:“有劳晗兮师姐了~”

话语间带着亲昵喜悦,这份情绪却不达眼底。

在门内走一遭,两人各怀心思却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方归遥暗中记下了云梦的守备,而晗兮一边笑着一边用袖子掩住用力到发白的双手。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样的痛苦能够让那温暖坚定的金色散去,蒙上阴沉的深蓝,让一个因为身体缺陷而受到折辱的孩子能够强忍内心的屈辱感穿上男人避之不及的女子衣裙。